翻页   夜间
投影诸天 > 武道凌天 > 第0215章 我中招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投影诸天] https://www.3dwin.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牧的双眼一直看着天剑山,没人知道他想什么,但是没有人能忽略他的存在,哪怕他只是一个人站在那里。

    这就是威慑力!当有足够的实力,一个人的威慑力就超过了一个势力。

    除了秦龙轩和秦灵犀之外,也没有人知道苏牧来做什么,他是一散修,麾下没有什么人马,麾下没有人进入天剑山,他来不是白来么?难道打算抢劫,可苏牧就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

    凌天剑苏牧,有剑修的风骨!

    天剑山内,秦初和上叔瑜在八级剑意区内开始了横向前进,他们来天剑山的目的是找灵意草,不是登山,直线前进意义并不大,而且直线前进比较危险。

    没有什么战斗发生,八级剑意区域没有多少修炼者进来,至于妖兽那更是不存在,除了剑意喷涌期,天剑山内时时刻刻充斥着剑意,不适合妖兽生存,不过药材倒是不少。

    对于药材,秦初的认知度很强,一些丹药都被秦初收入了储物戒指内。

    至于携带空间,秦初没问题,他的储物戒指多着呢,他自己戴着的储物戒指内,还有着数枚储物戒指,都是战利品,是战斗的产物。

    另外杀死的对手比较多,也将秦初养肥了,各种丹药打劫一大堆不说,还有很多稀有的材料。

    不过对于秦初来说,最大的收获是灵石,雷烈和侯天杰两人给秦初贡献了接近五十块灵石,他们带领的人马也给秦初凑了五十多块,等于说这一段时间的战斗,秦初弄到了一百多块灵石,这个数量不小了,秦龙轩随身携带的才几十块。

    因为接触的多了,秦初和上叔瑜之间的交流也多了一些。

    “秦初,你以后还会回南炎州么?”上叔瑜询问着秦初。

    “会回去的,那里是我成长的地方,青云宗是我修炼路的起点,这些都是记忆深处的东西,也不知道二胖和白羽现在怎么样了!”秦初有些惦记二胖和白羽了,那是他最好的两个伙伴。

    “你还不错,在青云宗有两个真正的朋友,我就没有!”说到朋友,上叔瑜比较羡慕秦初,因为她没有什么朋友,她在青云宗的时候,每天都是努力修炼,没有跟谁接触,而其他人又觉得上叔瑜高冷,不可接近。

    “师姐,你这就说错了,难道我不是朋友么?躲开!”秦初拉着上叔瑜的手臂,躲开了原来站立的位置,他们刚躲开,一道犀利的剑气能量从地面冲天而起。

    秦初和上叔瑜刚落稳,预感到又有剑意喷涌,秦初来不及说话,带着上叔瑜再次躲闪,这时候上叔瑜有点失神,就没跟上节奏,没有办法的秦初身子前冲的同时,右手将上叔瑜朝着怀一带,身子前冲。

    出于女子的矜持,上叔瑜的右手本能的推了秦初一下。

    来不及了,秦初只能身子半旋转,将上叔瑜护在身前,这时候又一道剑气能量冲天从他们身后冲天而起。

    因为躲避的不及时,秦初的左后背到左肩区域被剑气能量撕裂,划出一条深深的口子。

    两道剑气能量喷涌一前一后连续而来,主要也是因为秦初和上叔瑜躲避的方向不太好,运气比较低,遇见了第二道,这让秦初没有完全躲过,身躯被剑气划破,这疼得秦初脸色变得惨白。

    两道剑气冲天而去,场面安静了下来,秦初和上叔瑜回到了剑气刚冲出来的地坑边。

    “这是……你怎么样!”上叔瑜发现扶着秦初身躯的左手发黏,一看是鲜血。

    “中招了,帮我看看,上一点丹药!”此时秦初的额头上出现了汗珠。

    让秦初趴在地坑边,上叔瑜将秦初衣袍脱了,露出后背受伤区域,给伤口止血,接着又上了疗伤药。

    疗伤药撒在伤口上,那就是一个疼,给秦初疼得是龇牙咧嘴,因为伤口都快要到骨头了。

    伤口上药之后,上叔瑜帮着秦初擦了一下血迹,又给秦初包扎了一下。

    秦初坐起身,拿出一件外袍穿上了,随后自嘲的笑了笑,“你看看人家剑修,一个个那玉树临风,一个个仙风道骨,哪个像我,没事身上就弄点血出来。”

    “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受伤,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上叔瑜眼里满是愧疚,刚才他有点失神不说,在秦初将她朝着怀里带的时候,女人的自我防护意识,让她本能的有点抗拒,没有完全配合秦初,所以秦初才会受伤。

    “没事,不过师姐你给我上的什么药,这么疼呢!”秦初摇晃了一下身躯,他后背的伤口疼的厉害。

    “是不会留下疤痕的生肌膏,可能有点疼,但不会留下疤痕。”上叔瑜看着秦初,有点无措,因为秦初的疼她能感受到,却没有什么办法。

    “不会留下疤痕啊,其实没什么,你们女孩子注重这个,男人一般不在意!”秦初笑着说道。

    上叔瑜拿出一条毛巾递给秦初,“你擦擦汗!你是不在意,如果有一天你妻子询问起来,问你这伤疤怎么来的,你难道说是为其他女人抵挡伤害留下的?”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师姐你又不是其他女人……”秦初拿着毛巾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之后,不知道怎么办了,还回去,上边有他汗水,可留下又不合适,毕竟是人家女子的生活用品。

    “犹豫什么呢?拿来我洗洗,你再擦擦!”上叔瑜拿过了秦初手里的毛巾,接着拿出水盆,从储物戒指内拿出水来,清洗了一下毛巾,又递给了秦初。

    秦初又擦了擦脸,这才清爽了一些,不过毛巾他没还,他打算以后买新的还,这条人家是不能用了。

    “师弟,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弄点干木头,生点火泡一壶茶,我们要在这里停留一阵子,最起码你的伤势要无碍了,我们再前进。”上叔瑜对着秦初说道。

    “师姐,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木头。”秦初站起身来,他哪里敢让上叔瑜出去,没有剑灵境在身,预判能力就差,一个不小心就容易陨落。

    看着秦初离开,上叔瑜心里有些懊悔,她很清楚,刚才不是她抗拒秦初的拥抱,秦初即便是受伤,伤势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重,秦初为她做得很多了,但从来没说,她觉得秦初有点傻,但傻得让人心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