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投影诸天 > 近身兵王 > 第1708章 如果我不听话,杀了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投影诸天] https://www.3dwin.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告诉阿芙罗拉,如果她杀了你,我就杀了她,虽然我非常不忍心……”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同样的道理,如果底波拉敢向阿芙罗拉复仇,我就会毫不犹豫杀了底波拉,尽管我同样非常不忍心!”

    “我非常欣赏你的一点就是恩怨分明。”以赛亚长呼了一口气:“弥迦之死,我不想追究了,毕竟这是战争,谁都可能死在战场上。至于阿摩司之死吗……”

    以赛亚没有继续说下去,显然是有些不太甘心,看来还想复仇。他在先知会两个最得力的支持者,一个弥迦,一个阿摩司,竟然全都这么死了,又怎么可能甘心。

    “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了!”苍浩冷笑着说道:“如果你不是试图挑拨离间,阿摩司是可以活下来的,阿摩司的死也是对你的一种惩戒!”

    “不说这个了……”以赛亚依然是不太甘心:“我推测最近几天,K先生应该就会来先知会,我当务之急是去应付K先生!”

    “好吧。”苍浩点了点头:“保持联系。”

    苍浩放下电话之后,马上去找底波拉,直接就说:“何西亚的猜测是正确的,以赛亚可能会放弃权力。”

    底波拉急忙问:“为什么这么说?”

    苍浩把自己跟以赛亚的通话大致复述了一遍,然后又道:“其实我对以赛亚本人没有太大的恶感,就像你说的一样,他没有个人和家族上的利益追求,所作所为都只是为了自己的民族的,当然他自以为是为了自己的民族。我和以赛亚的战争,是因为我们立场不同,就像当初跟宋双上校一样,仅此而已。”

    “如果以赛亚可以放弃权力,我就能顺利重建先知会,一方面摆脱巴别塔的控制,另一方面可以按照我的设计发展壮大,获得更多的力量和财富……”说到这里,底波拉语气一转:“我非常感谢你提供的支持,但我必须要说,从内心而言,我反对杀掉阿摩司。我更希望先知会组成审判法庭,罢免阿摩司的全部职务,然后选举新的阿摩司……”

    “你说这个晚了,阿摩司已经死了……”苍浩打断了底波拉的话:“以赛亚试图挑拨离间,阿芙罗拉肯定要进行报复,阿摩司的死是先知会应该付出的代价。让阿摩司死,总好过以赛亚去死,你说呢?”

    “这个吗……”

    “我刚才跟以赛亚说过,契卡的复仇完全正确,阿摩司的死是必然。如果任何人想要为阿摩司的死,向阿芙罗拉复仇,我一定会阻止。”苍浩顿了一下,然后字字顿顿的补充:“即便是你!”

    “即便是我?”

    “对!”苍浩毫不犹豫的道:“我曾经告诉阿芙罗拉,阿摩司既然死了,事情到此为止,如果她试图向以赛亚复仇,我会杀了她!现在对你也是一样,如果你想要想阿芙罗拉复仇,我一定会杀了你!”

    “这就是我所钦佩你的地方。”底波拉长呼了一口气:“恩怨分明!”

    “刚才以赛亚也是这么说……”苍浩多少有些无奈的道:“不过,我这也是被逼出来的,因为我所面对的人际关系实在太复杂,所有这些人涉及到的恩怨纠葛更加复杂。我一个不留神,周围的人就可能互相厮杀起来,我能怎么办,只能采用这种果决的办法,谁犯错就处理谁,绝不留情。如果我做不到这一点,任凭阿芙罗拉杀了以赛亚,又或者任凭你去报复阿芙罗拉,结果就是先知会和契卡之间展开一场混战,到时我想要再制止都没机会了。”

    “没错。”底波拉认同苍浩的这个观点:“战争一旦打响,想要制止就会非常困难,制止战争最根本的办法,就是从一开始不让战争爆发!”

    “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苍浩长呼了一口气:“先不说这个了,还是说一说你吧,既然以赛亚决定放弃权力,你重建先知会没有任何阻碍,有什么具体的打算?”

    “向巴别塔宣战!”底波拉毫不犹豫的道:“坦率的说,我向巴别塔宣传,不只是因为你,也有我自己的考虑。我们犹太人最忌讳的一件事情,就是被别人操控,巴别塔通过K先生操控先知会,这是对我们的莫大羞辱。我必须打击巴别塔,这能够为新先知会争取合法性,犹太人会明白这个新先知会确确实实是为自己争取利益的。”

    苍浩点了点头:“明白了。”

    “无论如何,不管我基于什么样的原因,我始终跟你站在一起!”底波拉一字一顿的说道:“不管对我还是对先知会,你都可以绝对放心!”

    “本来我也放心。”苍浩很轻松的一笑:“否则我为什么一直支持你?!”

    “谢谢你的支持。”底波拉再次重申:“先知会将会一直是你的左膀右臂。”

    “谢谢。”苍浩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一直比较尊重犹太人,不希望大家成为敌人,虽然你们抠门、狡诈、工于心计……”

    底波拉哈哈一笑:“没想到你对犹太人有这么多腹诽!”

    苍浩和底波拉把事情基本定了下来,眼下苍浩所需要做的,是等阿芙罗拉回到运河城。

    为什么等阿芙罗拉回来,对苍浩来说变成很重要的事儿?

    原因很简单,阿芙罗拉性子太野,很难控制。苍浩担心阿芙罗拉不听自己的,执意留在M国杀掉以赛亚,如果阿芙罗拉真的这么做,对苍浩来说就有点难以收拾了,在先知会和契卡之间难免会引发战火。

    很幸运的是,两天之后,阿芙罗拉还真就回到运河城,并没有留在M国。

    苍浩看到阿芙罗拉之后长长松了一口气:“我真担心你执意要杀以赛亚……”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怎么杀以赛亚?”阿芙罗拉轻哼了一声:“你可以放心,我绝对听话!”

    苍浩一个劲摇头:“我就是担心你不听话!”

    “如果我不听话,杀了我!”阿芙罗拉一摊双手,把胸口对着苍浩:“你不是已经用枪在我面前比划过吗!”

    为什么苍浩明知道阿芙罗拉并没有叛变,却用枪威吓阿芙罗拉,其实苍浩有自己的用意。就像上面说过的,阿芙罗拉本性桀骜不驯,实在难以控制。

    对这样一个E国女人,任何温良恭谦让的做法都没有用,必须让她感受到威胁,才会老老实实听话。

    所以,苍浩从一开始也没打算温良恭谦,劝说阿芙罗拉你要好好听话,千万不要在外面任意妄为,我真的没时间给你擦屁股。

    说这些都没用,就是要让阿芙罗拉明白,如果不听话就可能被打死,这才是最管用的。

    可以说,这也是E国人民族性格使然,而不是阿芙罗拉自身这么特殊。这个民族硬而不韧,只屈从于绝对强大的力量,而不会被任何道德说教说感化。也可以这么说,你想获得E国人的友谊,就必须有绝对优势的力量碾压他们,正好相反的是,如果你的力量不如他们,那么就会被他们碾压。

    苍浩把枪口对准阿芙罗拉的那一刻起,阿芙罗拉就彻底被苍浩征服了。

    事实上,阿芙罗拉早就被苍浩征服了,从当初在切尔诺贝利开始。这一次,苍浩是要让阿芙罗拉明白,不要违抗自己的命令,否则会有沉重代价。

    “我只是不想让你自作主张……”苍浩叹了一口气,放缓了语气:“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完全在我预期之中,也符合我先前的设想,那就是团结先知会共同对抗巴别塔。如果你真的杀了以赛亚,犹太人那边肯定炸锅,你们双方开战的话,你说我是帮着谁?帮着你不对,帮着先知会也不对,难道中立坐山观虎斗吗,那样就更不对了!”

    “你说得对……”阿芙罗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提出:“不过,我不明白一件事,底波拉是你对付先知会的一张王牌,为什么你不早点把这张牌打出来。从以赛亚试图谋杀底波拉开始,你就应该支持底波拉重建先知会,为什么还要让底波拉东躲西藏呢?”

    “因为时机不成熟。”苍浩一字一顿的解释起来:“刚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按照先知会的规则,底波拉可以重建先知会,不过我倒是有了类似的想法,可以让底波拉跟以赛亚分庭抗礼。问题是,如果底波拉挑起反抗以赛亚的大旗,会有多少人支持呢?”

    “这个不好说。”

    “当然不好说了。”苍浩叹了一口气:“我反对你杀以赛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以赛亚在犹太人内部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在以赛亚刚刚试图谋杀底波拉的时候,正好是以赛亚影响力的顶点。那个时候,如果底波拉出来重组先知会,我敢打赌没有几个人支持,搞不好就是里外白折腾一场。但在那之后,由于种种事情的发生,以赛亚的影响力开始不断下滑,越来越多人对以赛亚开始不满,这样一来,底波拉重建先知会才会有支持者。”

    阿芙罗拉终于明白了:“原来如此。”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底波拉离开先知会之后,以赛亚对先知会的很多事情做出调整,这也就是说,底波拉对后期先知会了解有限。”苍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但是,底波拉安插了一个眼线伊赛普,这可就不一样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