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投影诸天 > 苏厨 > 第三百零九章 计谋被识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投影诸天] https://www.3dwin.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零九章计谋被识破

    阿囤炽火说道:“那时候我才七八岁,是一个小部落的孩子,沙麻部的人来了,要牵走我们的牛羊,于是杀光了我们小部落所有的人。”

    “我躲在羊圈里,听他们折磨了我妈妈很久。后来一个士兵来赶羊,发现了我。他将我带到一个林子边上,让我去二林部。说我到了那边才有可能活命。”

    苏油问道:“于是你就投奔了二林部,成了阿烈的手下?”

    阿囤炽火笑了:“没有,我趁他不注意,抽出他的腰刀,把他杀了。”

    苏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阿囤炽火说道:“他牵走了部落的牛羊,杀了我们部落的人,杀了我爸爸,我妈妈,我难道不该杀他吗?”

    苏油点了点头:“是该杀。”

    阿囤炽火说道:“所以我把他杀了,然后在林子里晃荡了三天,直到阿囤大鬼主到来。”

    苏油叹了口气。

    阿囤炽火笑道:“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有点像前任大巫。每次部落外出讨伐,他就会躲在帐篷里,反复唱着古歌。是不是当大巫的都不喜欢杀人?”

    苏油想着蛇洞里的孩童尸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看着西方的落日:“其实,每个人都不应该喜欢杀人才对。”

    阿囤炽火说道:“我不太懂你们的想法,阿烈说打战是门艺术,就好像阿弥唱歌,你和元贞写字,范先生念那古怪的文章。但是我觉得不是。”

    苏油问道:“那你觉得是什么?”

    阿囤炽火说道:“我也不知道,我觉得天菩萨让我成为战士,就是为了让阿弥能够好好的唱歌,让你和元贞能够好好的写字,让范先生能够念他的文章。”

    “大鬼主说,阿弥的歌让他感到幸福。你们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幸福,所以保护你们是我们的天经地义。”

    苏油有些痴了。

    阿囤炽火站起身来:“不信你去问乞第,他肯定也会这么说。”

    苏油叹了口气:“到了现在,怎么有些希望他们别来。”

    阿囤炽火笑道:“其实你知道他们一定会来,而且本来就是你逼他们来的,对不对?”

    “从商队悄悄传播支格阿鲁会挽救娃子们的命运时就开始了,对不对?”

    苏油苦笑道:“我很虚伪,是吧?”

    阿囤炽火认真地说道:“你是我见过最真诚的人。因为你告诉大家不用劫掠也能得到牛羊,也能过得很好。然后,你也真的带着我们做到了。”

    “我爸爸,我妈妈,大鬼主,范先生,上一任大巫,他们就都没有做到。你做到了,我就信你,我就听你的,我就愿意保护你。”

    “大巫,你真的很伟大,其实你一直在保护我们。现在,该我们来保护你了。”

    “木叶蛮没听你的,那是他们的错,而不是你的错。”

    苏油舒了一口气:“炽火,谢谢你。”

    阿囤炽火站起来:“那我继续去巡逻了。”

    苏油又想到一个问题:“要是木叶蛮就是不来,怎么办?”

    阿囤炽火觉得这个问题压根就不是问题,看着西方的群山:“很简单啊,那就再等两年,然后我们去找他们。”

    ……

    峡江栈道,一支夷人正在行军,五千多人的部队,排成一字长蛇。

    这是渝夔地区最大一支武装力量,过去的年月里,木叶蛮田氏便是依靠这支部队,占据了九溪十洞物产最丰富的地区,掳掠了大量的汉夷娃子,然后替他们种植粮食,开采矿藏,用金银朱砂与宋人进行物资交换。

    在田承宝看来,中原的宋人或许可以算作强大,但是他周围的宋人,太弱了。

    宋人就是他们的另一种娃子,不过在另一种方式供养他们而已。

    翻译官在田承宝的蛮床边小心陪笑:“鬼主,等到杀入夔州城,有几个年轻人你一定要交给我处置。”

    田承宝给了翻译官一鞭子:“栈道出口,用你们汉人的话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要是过不去,哼哼哼……”

    翻译官赔笑道:“鬼主你放心,早打听得真真的了,那娃娃太守一兵一卒都没有派,一心修他的乌龟壳,整个就是一腐儒。”

    这时前方来报:“大鬼主,先锋队已经过了栈道,一个人没有。”

    田承宝喜出望外:“全军突击,冲过去,传令先锋注意防守,等待大军抵达。”

    翻译官说道:“鬼主,我说得没错吧?宋人怯懦惯了,十几个强徒,便能横行数州县。这次就给那娃娃太守瞧瞧厉害。今后夔州要得平安,便需年年供奉,咱们啦,也弄个岁币玩玩儿!”

    队伍很快穿过栈道,来到开阔地带。

    “留下五百人看守此处,大军继续前进!”田承宝仰天大笑:“孺子小儿蠢如猪鹿!竟然做得许大的官身!咱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大军一路东下,田承宝渐渐发现事情有些不对。

    秋后的稻田按道理正是收获季节,却已经全部收割完毕,而且农人一个不见,就连鸡鸭新谷,也没有留下一丁点。

    远处山顶上,狼烟已经烧了起来。

    翻译官冷笑道:“到此时却也已经晚了,鬼主,夔州城逼促,娃娃太守这是想玩弄坚壁清野之计,但是那些东西却没法全部收入老城,只能堆放在永安宫工地。”

    “听闻那里如今资储如山,但是大水新退,江边城墙还来不及修筑,勉强用竹笼套上卵石为墙,也不到一人高,我木叶蛮的军士,大可一跃而过,到时候先夺了新城内的物资粮草,在慢慢攻打老城即可。”

    田承宝说道:“不过一千乡勇而已,那就是笼中之鸟,网中之鱼,何惧之有?不过狮子搏兔,也当尽全功。既然夔州有备,且慢慢行军。”

    路边草丛中扑出几个人来,跪地痛哭:“鬼主!鬼主你们可算是来了,你要给兄弟们报仇啊……”

    田承宝大惊:“田二!你们暴露了?!”

    田二大哭道:“那娃娃太守突然发疯,要求城中诸人联保,登记户册,无分汉夷。但凡是无人相保的,便要集中于新城仓房居住。我们见势不妙,连夜逃出,十来个弟兄,便剩下我们仨了……”

    田承宝让几人起来:“本想着不费吹灰之力赚得城门,如今看来小儿基本常识还是有的。”

    田二几人七嘴八舌地报告道:“好叫鬼主得知,娃娃太守不知从何处借来数百人操练新军。还有在大军来前,将周边熟蛮的娃娃们都送了回去,说是怕有闪失。”

    田承宝乐了:“操练多久了?”

    田二答道:“有三四个月了吧,除了每日在城中奔跑,具体操练在新城船坞,我们查探不到。”

    田承宝哈哈大笑:“练逃命?宋朝太守有守土之责,便是官家善待士大夫,弃城而逃,那也是弃市之罪。”

    “将熟蛮子女送回,更是妇人之仁,这下周边熟蛮,肯定坐山观虎斗,两不相帮了!”

    一路优哉游哉,大军终于抵达夔州城下。

    天已经黑了,城墙上点着火把,影影倬倬,似乎排满了人。

    田承宝吓了一大跳,啪地给了译官一鞭子:“这么多人?!你误传军报,该当何罪?!”

    译官也吓傻了,跳着脚对田二等人骂道:“夔州添兵,如此重要的消息,如何不报?!”

    田二赶紧赔笑:“鬼主,译官,非是如此,那些都是假人!”

    “假人?”田承宝觉得匪夷所思。

    田二笑道:“那娃娃太守不知道哪里读过几本兵书,说是前朝有将领守城,兵力不足,便立起假人,果然让敌军生疑,其后??城而下,突击敌营,制造混乱,敌军不堪其扰,竟然真的退了。”

    译官上去就是一耳光:“直娘贼你到底是哪边的?!敌军敌军说得挺顺口的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