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投影诸天 > 水浒英豪传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慈幼院(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投影诸天] https://www.3dwin.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鲁智深好似有困难,慕容彦达满不在乎地说道:“只是什么?大师有什么难处,尽管说,只要本官能帮上忙的,定不会推辞!”

    鲁智深本来就是要让慕容彦达出力,不然费那么大力气给他建造石碑干嘛!

    “哎,这些男童读书习礼的事到是好办,不少先生都愿意来慈幼院教书。可是大人,慈幼院收养的孤儿当中大多是女童。这男女有别,贫僧为了避免招惹闲言闲语,就作主将慈幼院一分为二,前院为男童居住,后院为女童居住,中间用一堵石墙隔开,后院女童都是一帮老妇照看着。”

    慕容彦达称赞道:“理当如此,大师考虑的很周全!”

    鲁智深叹气继续说道:“先生愿意教导男童,但是心有顾忌,不愿意教导女童。活佛慈悲,一再叮嘱贫僧,要好好抚养这些孤儿!活佛都吩咐下来了,贫僧当然要照办。可是怎样才算好好抚养女童呢?总不可能给口饭吃,就丢在一旁不管吧!老妪照顾人还行,教书是不行的。可是教导女童,先生又心有顾虑。贫僧就想,不少官员乡绅的家眷都知书达理。这后院都是女童老妇,要是她们肯屈尊来教习,最合适不过了。不过贫僧是一和尚,不方便出面说这件事。要是大人肯出面,那比贫僧更加妥当!”

    “这……”慕容彦达能坐到青州知州这个位置,完全是靠着他妹妹慕容贵妃的缘故。而且他当上了知州后,在青州横行,残害良民,欺罔僚友,无所不为。在青州文士圈中名声可不怎么样。

    现在要让官员乡绅的家眷来慈悲远这里教书。

    难啊!

    不过想到这个慈幼院可是彰显自己大功德的,绝对要办得漂亮,让人称赞歌颂自己。

    更何况刚才可是自己开口说只要能帮上忙,定不会推辞。现在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反悔,慕容彦达做不到啊!

    慕容彦达咬着牙说道:“大师,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本官了!”

    鲁智深忙合掌行礼说:“多谢大人!大人请,这边是这些孩子的住房,每十个一间房……”

    将最麻烦的事交给慕容知州后,鲁智深继续带着他们参观慈幼院的操场、住舍、食堂等场所,整个慈幼院占地十几亩地,比宝珠寺还大。

    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一向娇惯的达官贵族个个苦不堪言。不少人走到一半都走不动了,要家丁用藤椅抬着他们走。

    虽然辛苦,但是慕容彦达心里却是热乎的。

    一开始听到建造这慈幼院花费了将近万两银子,慕容彦达是不相信的。

    但是现在亲眼看到这慈幼院,他心里却是称赞。

    这智深大师没有糊弄自己,要建造这么大的一块地方,光是房子屋子都要花费几千两了,更不用聘请教书先生、老妇,以及日常的支出。

    这智深大师当真是慈悲为怀,将本官捐赠的银子都拿出来救济百姓。果然不愧是活佛座下的大师,跟其他寺庙的大不相同。

    慕容彦达从慈幼院出来,看着门口树立的石碑,慕容彦达说道:“大师你做的很好,这慈幼院在活佛,在宝珠寺诸位大师手中,定能救济无数孤儿的。本官决定了。每年拿出五千,不,一万两银子出来,当慈幼院的日常支出!”

    鲁智深听到当即双手合掌行礼,说:“谢大人,有大人慷概解囊,这慈幼院一定能救济无数孤苦的!贫僧待那些孤儿谢过大人!”

    慕容彦达摆摆手喊道:“本官身为青州父母官,这些都是本官应该做的!”

    慕容彦达停顿了一下,说道:“大师,关于本官劫难的事,大师可别忘了!”

    你慕容彦达现在可是二龙山的大金主,洒家怎么可能让你遭难呢!

    鲁智深当即说道:“大人不用担心,贫僧绝对不会忘的!”

    “那就好,倒时有劳大师了。本官告辞了!”慕容彦达合掌行礼说道。

    “大人慢走!”鲁智深笑着行礼说道。

    等到慕容彦达带着人坐着马车走了后,通判李保贵走过来,笑着说:“听说大师还要继续收养孤儿,救济这么多孤儿,只怕每日的花费不小吧!”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这上千个小孩,每日的花费可不小啊!

    鲁智深苦着脸说道:“大人说的是。哎,贫僧也正为这个头疼着呢!”

    李保贵一脸正气地说道:“救济孤儿,这等善事,本官身为青州通判,责无旁贷。我愿意拿出捐赠八千两银子给慈幼院!”

    鲁智深听到高兴地合掌行礼说道:“贫僧谢过大人,大人可是雪中送炭,解了贫僧地燃眉之急啊!”

    李保贵摆摆手说:“小事尔,当不得大师地称赞!哎呀,慕容大人好大手笔,捐了三万两银子。现在活佛给他树立这功德牌,只怕他不想流芳百世都难。也不知道我李保贵什么时候也能让活佛给本官树立这样一个功德碑?”

    李保贵说完,一脸着急地看着鲁智深。

    没有让李保贵失望,鲁智深当即喊道:“大人放心,等下我就上山禀告活佛,请活佛也为大人树立功德牌!”

    “哎呀,我李保贵哪里比的上慕容大人,何德何能竟然能让活佛为我立功德碑!大师就不要寒酸我了!”

    “大人说哪里话,你为救济孤儿做出的贡献,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地!绝对当的起一座功德碑表彰!还忘大人不要推辞,也好给其他人做个榜样,让更多人都愿意救济孤儿!”

    “既然大师都这样说了,本官就厚脸应下了!不过宝珠寺为了建造慈幼院花费就大了。这制造功德碑的事,就万万不敢劳宝珠寺破费了!本官决定了,再拿出2千两银子制造功德碑。多余的也捐出来给慈幼院!”

    这样体贴地大人才是好大人啊!

    这下我连石料钱都可以剩下,虽然只值个几百文钱,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鲁智深笑脸如花地说道:“大人想的周全,贫僧代宝珠寺上下谢过大人!”

    “大师就这样说定了,本官这就回去,叫人送来银子!”李保贵抱拳说道。

    “谢大人,大人慢走!”鲁智深心里狂呼着,你快点回去,送银子过来啊!

    慕容彦达、李保贵一走,青州的其他乡绅一涌过来。他们围着鲁智深大声喊道。“大师,恳请大师给我一个救济孤儿,做善心的机会。我愿意捐赠一千两银子!”

    “大师,我王家愿意捐赠五百两,虽然钱不多,但都是一片心意,大师不要嫌弃啊!”

    ……

    嫌弃?

    有人送银子过来,我怎么会嫌弃!

    洒家还巴不得你们多送银子给我呢!

    鲁智深忙合掌行礼说道:“贫僧代那些孤儿谢过诸位施主的感慨解囊,大家不用着急,一个个来……”

    武松自从当了鲁智深的师弟以后,就一支跟在鲁智深身后,学习着。

    一开始,看到鲁智深对慕容彦达各种奉承,武松心里是非常不满的。

    慕容彦达可是一个鱼肉百姓的狗官,怎么能对他阿谀奉承呢!

    尤其是竟然让活佛为他慕容彦达立功德碑,更是让武松非常不满。

    但是当听到慕容彦达愿意捐出一万两银子供慈幼院日常支出,通判李保贵、青州其他乡绅都巴巴的给鲁智深送钱时。

    武松感觉自己的脑袋都不够传了。

    他当初在谷阳县当都头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过县令费劲了口舌想要那些乡绅捐出一点银子救济贫苦百姓。但是这些人都死抠死抠,根本不愿意捐银子,找各种理由推辞!

    现在师兄都没有开口,个个都争着吵着要给师兄送银子,还生怕师兄不肯收!

    这等能让官员乡绅主动拿出银子来做善事的本事,一般人怎么能做到?

    活佛说的对,师兄有慧根,大智若愚的。

    我不应该对师兄有成见,应该努力跟着他学习,这才能修成正果!

    鲁智深不知道身后武松的想法,他打发了最后一个乡绅后,长舒了一口气。这次筹到了两万多两银子。

    别说这一千多小孩了,再多一千多也搓搓有余了。

    鲁智深把记录捐赠的名单递给韩伯龙,“伯龙把这名单收好了。要是谁敢倒时不送银子过来,洒家就直接带人杀上门讨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