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投影诸天 > 幻想世界穿越法则 > 第九百一十五章 白堂镜与罗濠教主的再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投影诸天] https://www.3dwin.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来吧,吾主白堂镜!您的仆从就在这里,召唤您的荣光降临。”艾丽卡的声音突然响起。

    咦?白堂镜纳闷,莫非那边出现变故了?

    既然如此,那么便去吧。

    闪电划空而起。

    带着万里谷佑理和小光,还有公主一起,全部都进行了定位转移。

    没错,这一次就不需要使用穿越权能那么麻烦,还有着更加便利和消耗更少的权能。

    如同磁极之间的定位和吸引,将一头吸到另一头,这便是白堂镜现在所使用的移动方式。

    这是从韦勒斯拉纳那十个化身权能之中所学习和演变而来,是完全属于白堂镜自己的东西。

    他目前所具备的权能,多是通过这种手段从敌神的权能转化而来,又或者是从那个不从之白堂镜那里继承而来。

    虽说这样仍旧不够,权能仍旧显得太多,有一些甚至有一定的功能有略微的重复,需要再次精炼一下,但至少现在是还不及了。

    白堂镜完成移动后,也看到了眼前的情况。

    这是到达了东照宫最高的场所,奥社。

    当然,罗濠教主就在那里。蹲着,背朝着这里。魔教教主前面的是安谢拉。喉咙上的伤口有两个。从那里不断有血流出,生命正在不断流失。

    在魔女旁边的地面上,画着几何学的图形和汉字。

    大概是方术用的魔方阵。乾、兑、离、震、巽、坎、艮、坤这八字尤其大。大概就是这个正联系着安谢拉的生命吧。

    安谢拉显然应该是被艾丽卡等人打成这样的,陆鹰化不在这边,似乎是在外边被打倒了。

    莉莉娅娜受了伤,艾丽卡受了伤,草?静花也受了伤。

    三个都受了伤的少女,她们都倒在教主的面前。

    很明显,目前的局势便是,三位弑神者和天使长化身的少女们,打倒了安谢拉和陆鹰化,却以三敌一,还是在教主救助安谢拉的不利情况下,仍旧还是失败了。

    白堂镜终于明白,她们为何要呼吸自己了。

    至少说,为何是艾丽卡呼唤自己,而不是她们一起。

    还是因为其他两位少女已经昏迷了过去,只有艾丽卡一个保持了清醒。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估计是莉莉娅娜的魔曲被教主来自于音乐之神的权能“龙吟虎啸**”完克了,所以败得没有脾气,被反噬得昏迷就极为正常了。

    而草?静花或许是以光之巨人,完全去硬拼教主“大力金刚神功”所召唤的金刚力士,结果也被完克,作为驾驶员的她有这种结果极为正常。

    相比起来,估计艾丽卡是召唤出了钢之狮子莱恩哈特玩远程战斗,所以影响才不大吧。

    大致猜测出了原有战斗的情况,白堂镜至少放心起来。

    打发了万里谷佑理和爱丽丝公主去治疗她们三位后,白堂镜重新与教主面对面了。

    “又见面了,教主。”白堂镜笑道。

    “再次来挑战我了吗?白堂王。”罗濠教主回过头道。

    那个美丽的花一般可怜,依然笑眯眯。

    “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拥有不错的手下,让我也少许活动了一下。”教主夸奖道。

    白堂镜却是无语,以一敌三,完成了打倒三位弑神者的壮举,应该说教主真不愧是教主吗?

    现在这种仿佛没有大战过的感觉,只能说教主太过强大了。

    白堂镜猜测,沃班侯爵之所以能够与如此不讲道理的教主相比,估计根本就是通过玩远程与教主打斗,然后再使用最后一招作弊吧。

    说起来,沃班侯爵所拥有的权能“业火之断罪者”,确实是难以想象的超级大招,即使是教主也是很难完全抗住。

    那已经不是技巧的问题,而是完全就是一种无法无天般的超级暴力。

    业火之断罪者:从天上降下即使神也能烧尽的火焰,将周围一带化作火海。火焰最低限度也会在能将一个城市吞噬进去的范围内蔓延,之后可以凭沃班自身的意志中断燃烧,当然不停止也没关系。这些火焰至少会燃烧七天七夜,是不仅能用于战斗,也能用于焦土战术的权能。

    这样看来,教主确实是一个挂比,除非使用这类不讲道理的强大手段,或者是规避近身战和正面战只玩玩远程,否则当真是拿她没办法吧。

    “不过,我现在也不一样了,不至于像先前那么弱鸡了。”白堂镜心中想道。

    是的,他这一次之所以愿意过来,就是为了与教主再战。

    白堂镜很清楚一件事,想要收服教主的唯一办法,那就是打败教主。

    何况,教主虽然是一个挂比,但若是连教主都无法打倒,自然不可能去面对更强的敌人了。

    教主在白堂镜看来固然强大,但也不是没有弱点的。

    教主最大的弱点,就是她并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大招,没有绝地反弹的王牌。

    她的强大都是建立在常规手段上的,白堂镜很确定自己只要使用斩断神格之剑,便可以轻易打倒教主。

    失去了常规权能又缺少底牌的教主,就如同无牙的老虎一般,并不具备那么大的威胁。

    但是,那种打倒教主的手段,真的会有意义吗?

    “不,似乎也不能说罗濠教主没有大招吧。只不过她那一招是大范围攻击,对于单体的效果就那么明显了。”白堂镜心中回忆着教主的权能。

    百草芳菲、千花缭乱:能够在大范围内开花的权能。不限于土地,甚至能在混凝土啊金属啊上面产生花朵,而且能够产生食人花、毒花的危险植物。如果花点时间的话,能让整个日本都化为这种人间地狱。

    教主这种如同天灾一般的大招,确实是对于世界有着巨大威胁,但是却不足以成为单挑时的王牌。

    分析着彼此的优势和劣势后,白堂镜觉得现在的自己虽说仍旧是弱渣,但是也可以勉强与教主动手,然后在实战中继续学习教主高深的武技。

    “白堂王,你过来就是为了在我面前发呆吗?”罗濠教主不爽地声音传来。

    “抱歉。任何人面对无敌的教主之时,都会有一种压力,像是我这种经历过战败的人,更是如此。”白堂镜笑道,“不过,比起上一次战败,这一次卷土重来的我已经变得更强了,教主可要一试?”

    “有趣。那么就试试吧。”罗濠教主轻笑起来。

    白堂镜与罗濠教主的再战,即将因此揭开。(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