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投影诸天 > 重返诸天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主宰降临,寻踪觅迹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主宰降临,寻踪觅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投影诸天] https://www.3dwin.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古界之外。

    虚空之中突然一阵波动,一名身着蟒袍,身形雄壮威武的身影一步跨了出来。

    正是刚刚从盘古宫内离开的渊皇盘古渊。

    他甫一现身,便向下方望去。

    只见古界之内,有着一处方圆万多里,颜色斑斓诡异的巨大色块。

    这个色块的形状并非规整的圆形,而是一个类似于齿轮的模样。

    不过此时,在这蟒袍男子的眼中,却看到巨大色块,近乎中心的位置,存在着一片略显空白的区域。

    那区域并不大,对比整个色块的大小,如同针尖麦芒一般,可是在他的眼中,却是那样的夺目。

    “这是……”看着那片空白的区域,他突然心中一动,眉毛也随之微微皱了起来。

    他竟是在那些空白之上,隐隐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那是先前人皇印中,金色星点外,那暗红近黑的污秽力量的气息。

    虽然只是一些残留力量,却仍旧使得那被腐蚀出来的空白维持着一定规模。

    “嘶!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居然可以将混乱之源穿透,而且仅靠一些残留,便能使其一时无法复原,这也太过霸道了些!”

    渊皇看着这一幕,心中惊异不定,同时目光也望向那空白区域内,一道越来越粗壮的黝黑光柱。

    他知道,这光柱正是怨之大道的显化。

    “原来如此!怪不得有人能够在其中以身合道,证就主宰尊位呢!”

    看到了眼前的景象,渊皇自然心中有所明了。

    “看来与黎褚产生冲突的,就是如今以身合道之人了?堕天屿之人?还是……青绝?”

    他目中冷光闪烁,黎褚死就死了,但是此人破坏了自己的安排,真当该死!

    正在他准备一步踏出,迈入那空白区域之中,迅速抵达合道之人附近时,突然神色一动的向一侧望去。

    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的身影赫然浮现而出

    此人一袭青衫,手中倒提着一把连鞘宝剑,浑身散发着凌冽锋锐的气息。

    渊皇见此瞳孔不由一缩:“无涯洞陆洲!”

    他虽然刚刚回归诸天万界不久,但是盘古宫在他的指示下,可是一直在收集整理出现的新晋大能修士的,不管是地尊、天尊还是主宰,都有着颇为详尽的信息。

    虽然大能修士的影像不能见于实物之上,但一些并不能尽显身陨的画像还是能够保存下来的。

    而这些信息,渊皇早已深深地记在脑海之中,是以只是一眼便见对方认出。

    不过陆洲看了他一眼,却是并未能认出他是何人。

    这倒也是正常,陆洲自从将女儿封禁解除,并将血脉咒术抽离之后,在天地反噬之下受到了不轻的伤势。

    这近二十年间,其不曾过问世事,一直在无涯洞之中,一边恢复伤势,一边教导自己的女儿,倒是过得异常潇洒。

    也不知今日为何突然跑了出来,心中如此想着,渊皇却是对其拱了拱手:“原来是无涯洞陆洲道主!”

    无涯洞与他盘古宫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他正在想着该怎样介绍自己,是否坦言自身身份之时。

    却见这位青衫男子仅是冷淡的冲自己点了点头,便毫不停留的架起遁光向混乱之源内落了下去。

    渊皇眉头禁不住一皱,情报之中说这陆洲脾气古怪,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若不是对方停下观察情况,只怕根本就不会理会自己,而是直接遁入其中了!

    “也好!让他打头阵,本皇先看看情况再说!也不知五行天那头青鸾会不会前来!”他心念一转之后,遥遥望了一眼西方五行天的位置,当即也便再不停留,同样化作遁光落入混乱之源内。

    在漫天黑雪之中,陆洲与渊皇,两人一前一后的落在一片废墟中的空地上。

    青衫男子径直来到某处,凝神感应了一番,而后手中一招,一丝一缕近乎虚幻的剑气凭空浮现而出,最终凝聚成一柄如同银鱼小鱼一般的飞剑,他一指点在其上,那小鱼在半空之中游弋了一番,似乎在寻找什么方向,不过最终还是停滞在那里,凝滞不动起来。

    而渊皇却比青衫男子多去了几乎,同样以类似的手法,自虚空之中摄出了丝丝缕缕的黑气,这些黑气并非那些凝聚成漫天黑雪的怨之力,而是在他的施为下,化作了一条浅淡到几乎难以眼见的黑色锁链。

    但他的手段并未比陆洲多得了什么有用信息,那黑色锁链被其凝聚出来之后,便如同死物一般悬浮在半空之中,看的他一阵火大。

    不过渊皇也明白一切的根源,两人之所以还会尝试,主要还是确认自己所寻之人,会否与那些残余的污秽之力有关。

    那污秽之力有极大的概率已然离开了混乱之源,只要在此间尝试一番,目标没有指向外界的话,他们各自的目标就很有可能还在此间。

    不过一旦离开这附近,这种方式便不能用了。

    这里被那污秽之力腐蚀除了一片空白区域,虽然有那黑雪异象的影响,使得污秽之力消散了不少,但这里先前留下的战斗痕迹,却并未被完全抹去。

    可是一旦离开这里,原人族腹地的区域,整个已被黑雪异象所覆盖,甚至内围与外围也受到了些许影响,不管有什么痕迹,此时基本都已经是被消弭不见了。

    “这里应该是……怨魔府邸!”渊皇打量了一下四周,看着外围的那些山脉,眼中露出回忆之色,确定了这片区域的身份。

    “果然和青绝有所关联!只是那怨之大道降临此间,却又被阵势引向了别处!”

    青绝出身青符氏族,最善制符炼器之术,对阵法亦是有着极深的造诣,显然是将降临的怨之大道引去了别处!

    那么……到底是那里呢?

    渊皇与陆洲不约而同的转向距离此处极远的一座巨峰之上,

    “这里应该是……怨魔府邸!”渊皇打量了一下四周,看着外围的那些山脉,眼中露出回忆之色,确定了这片区域的身份。

    “果然和青绝有所关联!只是那怨之大道降临此间,却又被阵势引向了别处!”

    青绝出身青符氏族,最善制符炼器之术,对阵法亦是有着极深的造诣,显然是将降临的怨之大道引去了别处!

    那么……到底是那里呢?

    渊皇与陆洲不约而同的转向距离此处极远的一座巨峰之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