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投影诸天 > 围棋传奇 > 第二三五章 绝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投影诸天] https://www.3dwin.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间来到了韩国时间下午3点多,比赛已经进行4个多小时,全局接近100手。

  到这个时候,现场观战室渐渐开始编的热闹了,除了没地方可去一直待在这里的中国代表团成员之外,越来越多的韩国棋手来到这里。

  三点零几分,老曹踱着方步走了进来,那么看到他老人家的到来,众多韩国年轻棋手纷纷起身,该让座的让座,该打招呼的就打招呼。

  现在的老曹当然已经和年轻时候不同,他先是来到中国代表团这边和众人打声招呼,甚至还通过翻译和老聂闲聊几句。等尽到礼数后,他才回到韩方研究阵容,并且很自然的坐在最上首。

  毕竟还是关心棋局,等老曹坐定以后,他还没有看棋呢,就开口询问:

  “现在怎么样了啊?”

  老曹开口询问,那当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回话的,都说日本社会等级森严,其实韩国人的规矩一点都不比日本少。

  众人都看向坐在不远处的刘倡赫,毕竟在这样的场合,年纪比他更小的不方便开口,年纪比他更大的可能又棋力不够,所以看来看去,那好像还是大刘最合适。

  现在刘倡赫的地位当然也已经不低,所以他就可以比较随意,他笑着回复老曹:

  “今天这棋有点奇怪,我们都不怎么看得懂呢,就等曹国手来给我们指点迷津了。”

  “哦?呵呵。”

  老曹听了一笑,他当然知道刘倡赫这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不过听到他这样说,老曹自然也不免好奇,开始把前面的进程过一遍-----

  要知道职业棋手看棋,那也不是看最后的结果图就行的,必须把整个过程过一遍,这才能产生比较清晰的判断。

  花几分钟看完前面的进程后,老曹开始对着棋盘出神,他这个时候当然也知道大刘之前为什么会那样说了。

  原因无它,因为黑棋今天的下法是老曹无比熟悉的啊,这就是大李最熟悉,最擅长,并且折服了包括老曹在内无数高手的那种经典“控制流”下法。

  这如果是两年以前,或者今天换了一个对手,那么老曹相信,现在的自己肯定会是“会心一笑”的,他会认为执黑的大李优势无疑,甚至会认为一切都在自己弟子的掌握当中。

  只可惜现在毕竟不是两年前啊,并且李沧浩今天的对手还偏偏就是李襄屏-----

  那个破去大李这门“控制流”独门绝技的那个棋手。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老曹当然非常理解大刘刚才的话-----

  因为对手是李襄屏,那么即便你自我感觉良好,并且认为黑棋可能优势,但是这话你敢说吗?

  “呵呵,曹国手觉得怎么样啊?”

  面对刘倡赫的追问,老曹一笑,他反问一句:“那倡赫,对了还有大家,大家觉得现在这棋怎么样?”

  老曹说这话的时候,他干脆就直接把刘倡赫给忽略了,把目光投向更远一点的地方----那里坐的是李世石等更年轻的棋手,小李和“牛犊三人帮”等人同样在密切关注着这场决赛。

  和刘倡赫相比,现在的小李和崔毒等人当然还没变成老油条,因此面对老曹的询问,小李的回答要稍微直接一点----仅仅是稍微直接一点而已:

  “暂时还没发现白棋有什么特别有效的手段。”

  “哦,你们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手段吗......”

  老曹听到这话,他并没有表现出高兴,更没有真的就认为黑棋已经优势了,反而一副不满意的样子,甚至开始“教训”起小辈了:

  “差距啊,这就是你们和李襄屏的差距呀,现在下成这个样子,那么以李襄屏的风格,他怎么可能没留下后手,可是你们啊,现在连他的意图都发现不了.....既然还没发现,那就继续寻找吧。”

  “是,曹国手。”

  在这一刻,即便桀骜不驯如小李者,都对老曹的话不持异议,好像李襄屏还真隐藏有很厉害的后续杀招一样。于是就这样,众人继续埋头研究。

  然而实际上呢,实际上当然是他们想多了。李襄屏现在有个屁的杀招呀,他不仅没有杀招,他甚至还没产生很浓烈的劣势意识-----

  这其实也是大李“控制流”的特点之一了,他这样一种风格,其实带有一点“温水煮青蛙”的属性,也就说在和他对局时,在中盘阶段是很难产生劣势意识的。

  产生劣势意识通常是在官子阶段,然而等你一旦觉察自己劣势,那么在大多时候基本就已经无法挽回。

  要说作为一名穿越者,李襄屏当然也不是不知道大李这个特点,然而要怎么说呢,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应付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这毕竟是李襄屏第一次和大李正式下棋-啊----

  是他单独第一次独立面对这个年代的王者。那么在这个时候,他陷入这种“温水煮青蛙”的状况,其实是再正常不过。

  只可惜这种状况李襄屏自己并不清楚。

  不仅他不清楚,其他旁观者同样不清楚,甚至坐在他对面的李沧浩本人都不清楚。

  唯一清楚的,那可能就只有老施,只可惜这家伙又非常听他那相好的话,在比赛中不可能体现李襄屏。

  这一切的一切,其实就直接造成这盘棋的结果了。

  面对稍微落后的局面,李襄屏懵懂无知,他还在那按部就班,自以为自己是在“耐心”的和对手周旋。

  李沧浩可能已经意识到自己优势,但考虑到对手是李襄屏这个家伙嘛,因此他在中盘阶段不敢有任何一丝放松,依然小心翼翼,依然兢兢业业,甚至出手一步比一步更狠......

  而研究室的观战者呢,从老曹进来以后,他们当然还在寻找李襄屏“隐蔽的杀招”,只不过等到下午4点钟,除了李世石等极个别棋手还不死心,还在那里孜孜以求之外,其他大部分人都已经放弃治疗。

  等到下午4点半钟,当全局已经过了160手之后,这时就连李世石都已经放弃治疗了,他和崔毒等人停止研究。

  那么到了这个时候,当然就是该做总结了,在韩方阵容那边,首先跑出来作总结的那当然还是老曹:

  “这个.....感觉这次中国怪物好像有点不在状态呀?嘿嘿,这对沧浩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

  所以要怎么说呢,“状态”这个词绝逼是个好东西呀,李襄屏认为有点像体制内的“临时工”,这就是完美无缺的甩锅利器。

  比如老曹刚才说完这句话以后,所有韩国棋手都频频点头,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

  是呀,除了用“状态不佳”,好像就根本无法解释李襄屏今天的表现嘛。

  谁能想到那个让整个韩国棋坛谈虎色变的“怪物”,他今天居然会是这个表现?今天这盘棋,李襄屏不仅没下出任何让人眼前一亮的招法,他甚至连胜负敏感性都迟钝了很多,在局面已经落后时居然还在那按部就班,像是完成了一次标标准准的“安乐死”。

  那么对于这种情况,大家除了用“状态”来解释之外,好像根本就找不到其他词来解释。

  不仅是韩国人那边,在中方阵容这边,其实同样是在用“状态”来解释李襄屏的首局失利。

  下午4点50左右,当观战室众人已经确认李襄屏已经投子认负以后,张大记者请老聂“说两句”:

  “一时的输赢很正常嘛,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老聂大手一挥,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自从“农心杯”输给刘倡赫以后,可以看出李襄屏目前近况不佳,他最近这段时间连续输棋,不过棋手的这种状态起伏,这其实是一种很正常的情况嘛,在围棋界司空见惯。”

  “那聂老您是不担心喽?”

  “不担心,我一点都不担心,”老聂把头摇得像一个拨郎鼓:

  “小张你也知道,这只是五番棋的第一局而已,虽说他的状态看上去有点不对吧,但有一点你必须承认,李襄屏应该算是一位优秀的职业棋手吧。”

  “这是当然,襄屏当然算是优秀职业棋手。”

  “这就对了,”老聂对张大记者的“捧哏”看上去很满意:

  “既然是优秀职业棋手,那当然都有很强的自我调节能力,所以我们要相信襄屏,今天这盘只是一个意外而已,或者说是一种偶然,我相信他后面很快就能调整过来。”

  嗯,老聂的话听上去很有道理的样子,于是张大记者就这样相信他的。其实不仅张大记者相信,大多数吃瓜群众同样相信这种说法----

  没看韩国老曹甚至大李本人在赛后接受采访时候都这样说吗?

  唯一不相信“状态”这一说法的那当然就只有李襄屏本人。不过在第一局结束以后,他好像也有甩锅的地方,他在埋怨自己的外挂老施呢,认为就是他中午跟自己说的那番话,这才扰乱了自己的心绪,从而影响到自己的状态。

  只可惜第一局还能找到借口,到了第二局当然就没有那么多借口了,一天之后,李襄屏再次输给李沧浩。

  0比2!

  李襄屏陷入绝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